移动版

旗帜鲜明地看多这个板块

发布时间:2020-02-19 10:02    来源媒体:和讯

我们必须痛苦的承认:

现代科技体系是建立在二战和冷战之上的。

原子能、卫星导航、无线电、大型电脑、互联网,最初都是由战争需求而孕育的技术。

和战争一样,另一个杀人狂魔-瘟疫,同样也能够促进人类文明。

前后肆虐几十年、几乎将欧罗巴团灭的黑死病加速了中世纪的结束,它让教会走下神坛,让贵族狼狈不堪,让农奴开始反抗。

对我们而言,2003年的非典是一个沉痛记忆。

然而非典也让我们不断完善了公共卫生系统。想象一下,新冠发生在非典之前,会是怎样的场景?

另外,非典还极大促进了电商的发展。

淘宝和京东的故事大家已经听烂。

2003年,距离世界第一家电商eBay成立已经过去了8年,距离中国第一家C2C平台易趣诞生也已经过去了4年。

不过消费者对于电商的怀疑态度始终是个重大阻碍。

特殊时期消费者被迫接受了电商,从此淘宝和京东开始双双崛起。

2月14日,某权威新闻节目继前两天主持人低头念稿8分钟之后,又有主持人低头念稿11分钟。

主题就是提升公共卫生体系。

毫无疑问,我们的公共卫生系统会在新冠之后获得飞跃式的进步。

除了这些,有没有什么行业会被推动?

相信答案早就在大家的脑海中,云计算。

和2003年的电商一样,2020年的云计算也不是新鲜概念。

1

2010年3月28日,深圳五洲宾馆,在那年的中国IT领袖峰会上发生了一场至今都会被提及的“撕逼”论战。

熊掌牧业李厂长说:要俺说这就是新瓶装旧酒,没啥意思。

南极土鹅养殖场马场长说:想滴挺美,但是过几百年、一千年后才可能实现。

波斯动物养殖协会中国区马会长说:恁两个忒没出息。俺现在就要做,现在不做,将来就会死。

三位养殖大户撕的焦点就是云计算。

这个概念在2006年8月被提出以来,很快成为逼格象征。

不过李厂长和马场长作为大咖,为啥一个会对这个东西不屑一顾,一个认为短期不会实现呢?

因为云计算确确实实是个换了壳的老调子,在IT领域是个上古概念。

1955年,一代超神、人工智能之父、约翰·麦卡锡在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被发明9年后就提出了“分时计算”的概念,他希望计算机能够被多人同时使用。

拥有典型老派科学家气质的麦卡锡

几年后他又进一步提出了“公共计算服务”的概念,希望计算机像电话一样成为重要的基础设施。

麦卡锡的分时计算概念让整个科学界为之癫狂。

人们顺着他的思路想到一个在今天的云计算中非常重要的概念-虚拟化。

也促使麻省理工学院和另一个科学大神、利克莱德合作进一步探索分时计算技术,他们成立了一个MULTICS项目,IBM、贝尔实验室等机构后来也加入进来。

MULTICS项目本身是失败的,但这个失败的项目却让IBM做出了可以让多人同时使用计算机的虚拟机系统,也让贝尔实验室创造出了管理硬件的Unix操作系统。

1969年利克莱德又在前面工作的基础上和ARPA(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创造了ARPA网,这就是互联网的前身。

到这个时候,云计算就已经实质上出现了,只不过它是以公共(效用)计算的名字出现。由于效率很低下,公共计算被搁置了。

但是分时计算、公用计算的梦想并没有消失。

进入90年代,互联网兴起,小型机和个人计算机的销量爆发,IT人的思想也开始风骚,提出了网格计算,进一步强化了分时计算、公用计算的理念。

1993年,Sun公司创始人麦克尼利提出了“网络就是计算机”的概念。

这几乎就是云计算的另一种描述。

1996年10月或者11月的某一天,美国个人计算机以及服务器巨头康柏公司的营销主管法瓦洛罗和一个初创软件公司NetCentric的老板奥沙利文在会议室讨论如何忽悠互联网公司买康柏的服务器以及NetCentric的软件。

两个人GET到了营销,特别是互联网营销的终极要义-画一个思路清奇的饼。

他们觉得,要告诉互联网公司未来软件不是在计算机上,是在互联网上。互联网公司必须多买服务器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两个人开始编科幻小说,一个比一个能吹。

也不知道是谁,脱口而出了一个词:Cloud Computing。

手持最早印有云计算字样文档的法瓦洛罗

云计算在两个人吹牛逼的过程中诞生了。

遗憾的是,两个大忽悠并没有得逞,康柏公司觉得这个牛逼吹的有点大,云计算这个词被否了。

而奥沙利文虽然到处推销这个概念,最终却连云计算的商标都没有注册成功,彻底被正常人抛弃。

到了新千年,荒诞的云计算已经被很多人遗忘,但每一个尘封的记忆都在等待有缘人来开启。

云计算的有缘人有两个,赛富时和亚马逊。

赛富时是在线CRM公司,纳斯达克超级大牛股。

感受一下赛富时的月线图画风。

受到亚马逊把店铺变成网页的影响,这家公司创始人贝尼奥夫希望能够把软件变成网页,改变CRM软件昂贵、部署繁杂的问题。

2000年初赛富时发布了“软件终结者”,也就是自己的网站。登陆他们的网站,客户就可以使用CRM。

这就是最早的软件即服务(SaaS)。

几年后,赛富时又进一步把自己的网站打造成了开发、购买、运行程序的平台(PaaS)。

不过赛富时创业的那几年,他的产品作为新生事物接受程度很低,总是在死亡线上挣扎。

就在赛富时生存艰难的时候,启发了赛富时的亚马逊也面临问题。

那时亚马逊不断买服务器,技术团队不断扩充,但是看上去开发工作并没有实质进展。老板贝索斯很不爽,老子卖书挣钱不容易,丫一群人天天忽悠老子吧。

底下的人却坚持说自己在不断优化技术。业务在扩张,确实需要人,贝索斯也没招。

2002年初,有个在亚马逊上卖书,但是天天和贝索斯搞事情的出版商腆着脸又来找贝索斯,让贝索斯开发一些接口,让卖家可以通过网站获得更多信息,方便自己卖货,甚至开发属于自己的网站。

这个人原本是贝索斯最烦的人之一,这次却让贝索斯觉得靠谱,而且还能给那些“无所事事”的工程师找事做。于是立马找人开发,又把卖家和原本就想破解亚马逊的人一起喊来开会,希望他们充分利用亚马逊的工具。

后来提供网络工具的部门有了一个新的名字-亚马逊网络服务系统(Amazon Web

Services,简称AWS)。

在AWS诞生,并给别人带来方便的时候,亚马逊自己却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们有巨量的服务器,却由极少数人掌控,出于安全考虑其他部门的人很难获得使用机会,严重影响开发效率。

气得贝索斯连植发都顾不上,天天骂街。

巧的是,贝索斯当时迷恋上了一本叫做《创造》的书,这本书的作者是个游戏开发商,书讲的也是自己游戏的故事,他的游戏是让玩家用最基本的要素创造“智慧生命”。

作为和钢铁BOY齐名的折腾帝,贝索斯也是每天除了数头发之外,都想着能不能有什么改变全宇宙的事情。

这本书让他有了灵感,他要让亚马逊成为提供基本互联网元素的企业,让别人通过亚马逊成为炼金术师。

他又喊人开会,让他们想想什么是亚马逊能够提供的最基本的要素,想不出来不准走。

存储、带宽、通信、支付、处理、服务器等一个个词汇就出现了。

基于提供基本元素的思想,2004年,AWS工程师开发出了弹性计算云(Elastic Compute Cloud),简称EC2。

随后,另一批AWS工程师开发出了简单存储服务(Simple Storage Service),简称S3。

AWS的使命是:“让开发商和企业都能够使用网络服务来创建复杂且可扩展的应用程序。”

他们希望“为创业公司和小公司提供一个大的竞争场所,让他们也拥有与大公司相同的成本结构。”

甚至是,让“一个学生在宿舍里就能使用与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一样的基础设施。”

于此同时,这样的技术也能解决自己服务器资源分配的问题,一举两得。

现代意义上的云计算诞生了。

2006年3月,亚马逊正式对外发布了弹性计算云和简单存储服务,用户只需要支付一定的月租就可以在亚马逊的计算环境中运行程序并存储资料。

亚马逊推出服务后立刻引起市场关注,赛富时委屈地哭到岔气。

5个月后,谷歌正式命名了云计算。

巨头加持,云计算一扫40年的悲催,有了高逼格的名字,也站上了舞台。

2

可明白人还是看穿了一切:

邮件、搜索、电商都是天然的云计算,人家这些公司骄傲了吗?

亚马逊的这些服务大多是基于过去已有的技术做的打包,这种行为就跟有人打包了一些网上的资料做成课程一样,很狡诈很猥琐很不要脸好吗?(到今天亚马逊AWS都还在打包开源项目卖钱,被狂喷。)

云计算也不符合市场观念,租金贵了谁愿意用别人的,租金便宜了企业又不赚钱。而且咱们互联网公司什么尿性大家也不是不知道,数据放在他们那,我们能睡着觉吗?

还有,让客户按需购买资源,这不就是开了个虚拟的大网吧吗?这玩意要是能成,早成了。

…………

以上观点针针见血,所以直到2010年,国内BAT中的两家还不愿意做,他们都是实在人。

云计算中最核心也是最装叉的词是“云”,但是“云”其实就是大型服务器集群,典型的黑又硬,上了年纪的女装大佬。

很多文青喜欢诗和远方,你的远方不过是别人住腻了的家乡。

云计算也是这样,客户的云不过是运营商机房里的服务器。

张三科技是一家互联网巨头,提供某种终端产品,有很大的数据中心,这个数据中心原本是给自己提供计算服务、存储服务和宽带资源的,是一个资源池。

现在张三科技拿出一部分服务器资源(互联网公司数据中心的平均资源利用率大概在10%-15%),用虚拟技术分配出一台台“电脑”,让客户按需租这些电脑,这就是云计算。

云计算并不是一个全新的技术,而是一种打包的服务,在最开始确实不够性感。

但有些人还是从一开始就觉得这将改变世界。

比如贝索斯,他说过去大家都是自己发电,有了发电厂就没有人再自己发电了。

这哥们刻意把云计算的价格定的很低,目的是让竞争对手不会轻易介入。

而他自己也发现,公司积累的技术足以让亚马逊以非常低的成本运营云计算业务,虽然亏损,但可以接受。更何况没有人比他更擅长在亏损的情况下运营。

但贝索斯的低价策略没有阻挡对手的步伐,2008年谷歌和微软相继发布了Google App Engine(GAE)和Microsoft Azure Platform。

就在微软发布Azure 几天后,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王坚空降波斯动物养殖协会中国分会(简称AL)。

马会长曾经说空降的人才都不如直接培养的土帅,但是2007年王坚第一次见马会长时一句话就让马会长改变了自己的倔强。

王坚告诉马会长:再不搞技术,你们就完蛋了。

马会长一看王坚管理技术团队却不会编程,又当过老师,说话还很猛,和自己简直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啊。

上任伊始,王坚就在质疑声中开始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去IOE(去掉IBM小型机、Oracle数据库、EMC存储设备)并开始做云计算。

2009年1月,他们就在南京建立了电子商务云计算中心。

被阿里这么一带,国内立刻兴起了云计算热潮,但玩家主要是创业公司。

直到前文那场撕逼之后,云计算开始被更多的大公司重视。南极土鹅养殖场(简称TX)也很快推出了云服务。

大家也发现云计算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用户量小的时候没啥,一旦用户量大了、要实现多个客户对接多个服务器了就非常考验运营商对服务器的调度能力。

这也是为什么全球云计算最强大的公司是亚马逊,而中国云计算最强大的公司是AL。

先发优势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大型电商在技术层面有先天优势。

电商面临的应用场景极为复杂,对高并发、高性能、高可用、分布式、集群、缓存的技术要求也更高。

想想双十一就能明白了。

这就逼着电商公司在这些方面发力,而这些技术和云计算的技术要求有共同之处。还有他们长期和中小企业打交道,渠道优势也明显。

技术层面的难度让云计算的逼格进一步拔高,再也没有人黑云计算了。

到2012年,国内的各类云平台纷纷诞生,熊掌牧业(简称BD)李厂长也终于改口:云计算不再是新瓶装旧酒了,手动微笑。

云计算赶上了我们国家一个重要的基建项目-光进铜退,然后它又赶上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需求开始爆发。

3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世界范围内云计算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产业。

云计算分为公有云、私有云和混合云。

公有云就是亚马逊、微软、AL、TX等企业提供的云计算服务,私有云是指企事业单位找云计算公司比如VMW来帮自己公司搭建的云计算平台,混合云则是两者搭配。

根据Gartner数据2018年全球公有云市场规模达到1363亿美元,增速23%。

数据来源:Gartner,君临研究院

云计算有三个层次:IaaS、PaaS、SaaS。

IaaS是基础设施即服务,只给客户提供服务器资源,其他的工作客户自己完成,可以理解成一台没有安装操作系统的电脑。通过虚拟化技术,可以让客户想要多少电脑就有多少电脑。

PaaS是平台即服务,给客户提供服务器的基础上把平台搭建好,让客户有个编程环境,可以可以把自己的程序部署上去,可以理解成一台安装了操作系统和数据库的电脑。

SaaS是软件即服务,给客户提供现成的在线软件。相当于一台已经安装了客户要使用的软件的电脑。

多说一句,Gartner还给云计算市场划出了两个层次BPaaS(业务流程即服务)和云管理和安全服务,加上这两个层次公有云的市场规模还会更大。

能够真正提供稳定IaaS的企业非常少,而且未来会越来越少,马太效应明显。提供IaaS的企业往往也提供PaaS。

从市场规模上看, SaaS﹥IaaS﹥PaaS。

数据来源:Gartner,君临研究院

国内市场规模也不小。

数据来源:中国信通院,君临研究院

2018年中国公有云和私有云市场规模分别是437.4亿人民币和525.4亿人民币。

过去由于我们国内公有云水平不够,也由于我们的传统思维,我们对公有云的接受程度相对于国外要低很多,私有云一度占据超过80%的云计算市场。

但是公有云的增速远超私有云,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很可能公有云已经超过了私有云。

另外中国公有云市场的细分情况也和国外有所不同。

数据来源:中国信通院,君临研究院

我们市场规模最大的一块是IaaS。

这是个极好的消息,这表明我们的云计算应用还非常有限,但是趋势已经起来了,2018年中国公有云SaaS的增速超过80%。

所以你应该明白,这次疫情对中国的云计算应用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将极大提高我们对云计算终端应用的接受程度,就如同2003年我们接受了电商一样,然后让SaaS有了爆发的可能。

数据来源:中国信通院,君临研究院

全球范围内SaaS大多是办公类的应用。

过去大多数的中国企业不习惯在线办公,更不愿意花钱买在线服务,这一次不接受也得接受,而且他们也会发现这些东西很好用。

一旦他们这次上钩了,可能就会越陷越深。

不要看现在很多在线办公企业都提高了免费力度,他们是在挖坑养鱼。

可是,单单疫情本身能够让云计算走多远并不好说。

过去制约中国云计算的因素有几点,比如网速还是不够快、应用有点鸡肋、没有形成社会习惯、安全和隐私担忧。

习惯只是一个方面,其他几个点怎么解决呢?

巧了,5G来了!

前几天君临发表了《近有疫情,远有云,游戏市场即将变天》,专门讲了大家很关心的云游戏。

云游戏实现的原理是什么呢?

一句话:用宽带(网络)代实体线缆。

平时大家的游戏是存在电脑主机里,主机用线缆和屏幕相连,你才能看到游戏界面。

现在,你的主机变成了某个遥远的数据中心虚拟出的主机里,这台虚拟主机性能极其强劲,而且想要多强就有多强,然后通过宽带(网络)代替线缆把这台云主机和你的屏幕相连接。

只要网速够快,延迟够低,你就愉快地玩耍吧。

5G刚好就能够让网速够快、延迟够低。

应用鸡肋的问题怎么解决呢?

应用之所以鸡肋首先是因为大家对云计算还不太感冒,限制了企业开发热情。其次,云计算一直缺少杀手级的应用。

有没有可能存在的杀手级应用?有,人工智能。

如何实现人工智能?大数据。

如何实现大数据?PaaS供应商把大数据平台搭的好一点。

大数据简单说就是天量的数据,这些数据一般掌握在企事业单位手中。数据本身没有任何意义,只有把这些数据整理出来,找到“规律”才有用。

但是要清洗数据、分析数据需要大量服务器,一般企业根本没办法承担。云计算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是光有服务器也不够,还得有相关算法支持,这就需要PaaS供应商再提供技术支持。

这个东西很难,好在目前阶段PaaS增速也是最快的,2018年市场增速接近90%。

其实我们已经能够感受到大数据的强悍。

这次疫情,大数据对人口流动情况的揭示给防控带来极大帮助。

人工智能的实现要依赖大数据,总体而言人工智能还不够智能,但是已经能够看到曙光。图像识别、语音识别已经越来越多地融入到了我们的生活中。

还要强调一点,由于云计算的发展,让更多的各行各业的企业上云,然后通过大数据更好地指导行业发展,喊了很多年的产业互联网越来越成为可能。

对安全和隐私的担忧是永恒的问题。

2018年6月,中国最大的云计算公司出现大范围故障,几乎搞摊半个中国的互联网。

两个月后,中国第二大的云计算公司把一家创业公司价值千万的数据搞丢了,最后赔了13万。

这种悲催的案例国外也时有发生。

可是换个角度考虑,安全性问题主要涉及IaaS和PaaS层级,能够提供这些服务的都是技术最顶尖的企业,把服务器交给他们总得来说还是比交给自己安全。越来越多的企业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隐私的问题比较麻烦。

为什么中国政府要求国外的云计算公司必须成立合资公司,并交给中国公司运营?

虽然每家云计算公司都会强调自己的保密工作做的有多好,但是你懂的。

2018年3月,李厂长说:

“我想中国人可以更加开放,对隐私问题没有那么敏感,如果他们愿意用隐私交换便捷性,很多情况下他们是愿意的,那我们就可以用数据做一些事情。”

不管你同不同意,接不接受,这句话都说出了一个真理-便利是建立在牺牲隐私的情况下。

智能音箱的故事屡见不鲜。其实很好理解,如果不进行分析,怎么提高准确度?

去年美国旧金山通过立法禁止政府机构购买和使用人脸识别技术也不是脑子坏了,因为你懂的。

可是我们认为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洪流不可阻挡,不管你愿不愿意,你懂的。

而且我们认为中国将引领全球,你懂的。

那到底隐私的问题怎么办?当个鸵鸟呗。

4

君临花了很大篇幅讲解云计算的历史,是想让大家从根本上理解什么是云计算。

云计算是IT领域一个很基础很朴素的概念,早于个人电脑的诞生,也早于互联网的诞生,某种意义上互联网是为云计算而生,而并非云计算是互联网的一种应用。

每一次技术的升级以及外部需求的变化都会让云计算向前一步。

资料来源:《云计算》(第三版),君临研究院

基于这种认知,我们认为云计算迎来了最好的时代。

疫情将解决接受程度的问题,5G将解决体验的问题,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又在反刍云计算。

云计算的行情不会是昙花一现。

还有一个指标很有参考意义,2019年第三季度,全球云计算巨头的资本性开支一改此前两个季度的下跌,开始回升。

资料来源:Synergy Research

春江水暖鸭先知。

那么A股有多少云计算产业链上的主要玩家呢?

云计算建立在数据中心之上,数据中心需要的是服务器、光模块、各类芯片、交换机等产品。

A股中光模块企业有中际旭创(300308,股吧)、新易盛(300502,股吧)、光迅科技(002281,股吧)。

服务器企业有浪潮信息(000977,股吧)、中科曙光(603019,股吧)、紫光股份(000938,股吧)(新华三)。

浪潮信息是国内服务器的绝对龙头,市占率约25%。中科曙光则拥有越来越重要的AI服务器。

君临要解释一下什么是AI服务器,大多数情况下就是用显卡取代CPU。还记得矿机吗,用的也是显卡。再要么就是人工智能芯片,属于专用型芯片,门槛比CPU不知道低到哪里去了。

交换机企业有紫光股份(新华三)、星网锐捷(002396,股吧)。

数据中心企业有光环新网(300383,股吧)、数据港(603881,股吧)、宝信软件(600845,股吧)。

光环新网是国内第三方IDC龙头, 也是亚马逊AWS中国(北京)区域云服务运营商。

此外,沙钢集团去年收购了欧洲第一大IDC供应商Global Switch,该公司在全球享有盛誉。不过并未置入沙钢股份(002075,股吧),但是可以保持关注。

还有超融合企业深信服(300454,股吧)。

一般数据中心的计算、存储、网络各自独立,超融合是把计算与存储打包,再用软件将它们连起来,做成超融合一体机。这样非常方便部署。在私有云中大放异彩。

疫情暴露出国内云计算公司基建还远远不够,服务器相关硬件企业将成为最先受益的群体。

IaaS领域A股严格意义上只有一家,优刻得(科创板)。

优刻得是国内最大中立云计算供应商,可谓云计算第一股,国内公有云市占率约4.8%,规模和金山云不相上下。疫情期间为春雨医生提供云计算服务,一起为同胞提供在线诊疗服务。

PaaS领域A股没有典型企业。

SaaS领域就很多了。

2019年开始包括AL等在内的IaaS都开始进一步发力SaaS,未来SaaS将会更加百花齐放。

但是出于审慎的态度,我们认为目前A股可以称之为SaaS龙头的不多,用友网络(600588,股吧)、金山办公(科创板)是其中翘楚。

用友网络是君临长期看好的企业之一,国内办公SaaS龙二,A股龙头,可对标赛富时。

金山办公背靠金山云,是国内绝对的在线文档龙头。

此外在云OA、协同办公领域,泛微网络(603039,股吧)、致远互联(科创板)值得关注。

两家企业在传统OA领域已经是国内龙头,这两年又先后转型上云,同样引领了行业。

以上都是云办公领域的企业,还有诸如广联达(002410,股吧)、石基信息(002153,股吧)这种细分行业领域的SaaS企业也表现不错,成为各自产业互联网领域的领头羊。

5

2011年国内云存储的市场规模仅有0.88亿元,9年后的今天变成了千亿级别。

云计算狂飙之路还没有结束。

君临不认为云计算会完全让个人电脑消失。

公交车和出租车存在了那么多年,还是没有取代私家车。

租房市场存在了那么多年,大家还是喜欢买房。

可是云计算作为一种能够极大提高资源利用效率,以及能够给带来极大计算能力的服务模式,已经成为承载科技发展的重要力量。

2月18日深交所发布深证创新100指数、深证大数据50指数、深证机器人(300024,股吧)50指数、深证人工智能50指数和深证物联网50指数。

这表明科技股已经成为A股市场重要的组成。

背后是中国的科技企业已经越来越对得起“大国科技”。

未来云计算将和5G一起托举着中国科技产业达到新的高度。

这些天,云计算让国家在疫情中的防控更加有的放矢,也让企业不至于完全停滞。正所谓“摧伤虽多意愈厉,直与天地争春回。”

云计算,风起正当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君临。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